焦俊艳:入行的那一天就想过会火,但梦想被冷冷地拍下了

\

采写_本刊记者 邱慧君 录音整理_实习生 张宁萍

焦俊艳为什么不红?《遇见王沥川》后,很多书粉和剧粉发问。焦俊艳怎么还不红?《法医秦明》后,路人粉们也加入操心的行列。知乎上甚至出现热门问题,“为什么焦俊艳就红不起来呢?”“影子编剧蔡小马”在回答中一针见血:“演员红不红和演技好不好没有直接关系的。”与杨幂、袁姗姗等明星同学同班不同命,焦俊艳似乎走上了一条“剧红人不红”的演员之路。虽然在本刊专访中呼号着“渴望名利考验我”“入行第一天就想象过被人簇拥的情景”,但她内心无比清醒。经历过高起点和“滑铁卢”,在《遇见王沥川》延播四年终于爆红后,她却选择放弃曝光率带着爸妈去旅游。如今的她,带着一头短发,调侃着自己的“不火”,坦荡得像个爷们。

\

“本来玉子端着AK47上战场,导演给了我一把水果刀”

在新剧《问题餐厅》的发布会上,焦俊艳显然是当天的焦点。数十名女粉丝扛着堪比专业摄影记者的长枪短炮,对着她狂按快门,一遍一遍喊着“焦俊艳,我爱你”。她略微害羞地挥手致意、礼貌鞠躬,不似明星大腕们的司空见惯、理所当然。

娇羞如她,谈起“独立”“女权”“独身主义”等问题,却颇有见地。中国版的《问题餐厅》翻拍自同名日剧,延续了原作对于男权社会中女性的关注。“专门说女性的戏非常少,能写得很好的更少。坂元裕二的剧本和日剧是看完以后会点燃我的。”然而有高分日剧的珠玉在前,翻拍本身多少有点吃力不讨好。她略带玩笑地用“向死而生”来证明自己有心理准备。新版对于女主角玉子的改编,让她一开始觉得“拧巴”,甚至感到焦虑,需要找剧组的“知心姐姐”刘敏涛聊天开解。“本来玉子是端着AK47上战场,然后导演甩给我一把水果刀我就上了。”但演员的专业素养让她深知:“对于剧情我是不能插手的,我只能在剧本里认真地完成每一场戏。”

这个被网友们评为“小花界的演技担当”的女演员,回答起关于演戏的问题,实在到完全是娱乐圈的清流。发布会上,她被问到“拍戏过程中有什么趣事”这样很可以给自己“加戏”的问题,坦率至极:“如果我们在拍戏的过程中能有那么多有趣的事儿的话,可能这戏就不那么有趣了。”在专访中,本刊记者问她:“怎么拿捏热血而不狗血的尺度?”她也是脑回路耿直:“其实我没办法拿捏这个部分,剧本写成什么样我就要去完成。他写得狗血,你说我不演得狗血,导演不会喊过,对吧?”她对包括“小秋”在内的每一个角色都存有遗憾,觉得“前期的活泼有点生硬”,把回看自己的作品表述成“检查作业”。焦俊艳就像学生时代认真预习复习、一丝不苟订正作业的好学生,亲切、严肃又可爱。

“我还没有接受过名利的考验,希望名利考验我”

焦俊艳的演员生涯有两个转折点。第一个是她经常在采访中提到的“滑铁卢”——《杜拉拉之似水年华》,在徐静蕾、王珞丹之后饰演杜拉拉,让她获得了入行以来最多的负面评价。在此之前,她做过“大火”的梦:“一出门就所有人都拿着照相机pia pia pia,拿着话筒问你在干嘛,刚才吃了什么,昨天晚上跟谁见面了,然后就被人群簇拥着上了车,会有助理把人群挡在外面,给你关上车门,然后车一溜烟开走。”她也曾起点很高、事业顺遂。2009年的电影处女作《肩上蝶》即搭档陈坤、桂纶镁,成为颇受关注的影坛新人。此后搭档的演员一溜儿是口碑演技俱佳的“老炮儿”。2012年全年,她劳模状地接拍了三部如今流行的“IP剧”:《新编辑部的故事》《杜拉拉》《遇见王沥川》,谁知一部水花未如预期,一部身负负评,一部播期迟迟未定。从小被夸“漂亮”的她,自此之后“就在颜值这件事上刀枪不入了,开始转向演技派”。

第二次转折是发型的改变,让她一不小心人生重新“开挂”。她剪短了头发,一度短到露出青皮,彻底告别了乖乖女的形象,一跃成为“炮哥”。大家以为《陆垚知马俐》里攻气十足的方灰灰就是真实的她。“会有人来提醒我说你不要在这条道上走太远,应该把头发留回来,要不然可能你的路会越来越窄,可是路窄路宽,有路就行。” 过去的磨砺让她淡然。所以即便2016年《遇见王沥川》意外爆红,她也还是带着父母出去旅游。为什么不借机翻红?“剧大家看到就是看到了,围着这个剧你炒作,营销?我想听到真实观众的反应。”于是,“我在网上专挑骂我的看”。

影视圈也许因此少了一个明星,却也多了一个优质的演员。她有底气开着玩笑感谢“小鲜肉”“小鲜花”们,“显出我们这些认真学习的人”。她在微博上做着接地气的段子手,假装不在意地发P得特好看的“丑照”。她心疼粉丝们花钱,每次都让工作人员安排粉丝们聚餐。很多人爱极了她这种“不被名利逼迫的气质”,她却自我“拆台”:“我还没有被名利考验过,希望考接受名利和组织的考验,哈哈哈。”

\

南都娱乐 X 焦俊艳

“短发会影响我的桃花运”

一个女粉为主女演员的男性の态度

南都娱乐:刚才现场发现你的粉丝女生为多,粉丝群体是以女生为主?

焦俊艳:是的,很遗憾,哈哈哈哈哈。我最近又在拍那种喜剧片,我觉得拍完可能就把男粉掉光了。

南都娱乐:你觉得为什么女粉越来越多?

焦俊艳:因为我不属于会让男性觉得赏心悦目的吧。大多数中国男性还是喜欢长发飘飘、温婉可人型的吧。

南都娱乐:短发会影响你的桃花运吗?

焦俊艳:会吧,会的。当男性都不觉得你是一个弱者、需要保护你的时候,可能多少会影响一点吧。但对我来讲并不重要。

南都娱乐:为什么不重要?

焦俊艳:因为我对另一半的需求是只有一个就好了,我要那么多桃花干嘛,就烂掉了。

南都娱乐:想过那个人会是什么样子?

焦俊艳:他需要跟你的思想同步,并且双方都需要有学习的能力,目测走下去应该也是能够保持同步的。(有颜值要求吗?)那当然,谁有好看的非挑那丑的,对吧?

南都娱乐:父母会给你介绍对象吗?

焦俊艳:以前有,说我给你报个《非诚勿扰》吧,觉得你不出去跟大家一起玩儿。但近几年还好,他们可能慢慢思想也在更新。

南都娱乐:如果有一天有恋情了也不怕粉丝发现?

焦俊艳:不怕啊,因为我没有一定要偷偷摸摸地做什么事情。但是有一些事情我有我的节奏,因为这是我的生活嘛。

南都娱乐:你怎么保持颜值跟身材?

焦俊艳:天生的,你以为她们告诉你那些方法都是真的吗?都没用。漂亮还是漂亮,丑还是丑。

南都娱乐:皮肤也是天生的?

焦俊艳:对啊,唯一的办法就是调整好自己的心态。(很多人会说常洗脸啊,敷面膜啊。)那能改变什么?如果连自己都欺骗的话,我觉得那人演不好戏。

南都娱乐:今年的生日愿望是什么?

焦俊艳:我每年的生日愿望一直没变过。(世界和平吗?)你看你一说,我就觉得我格局有点小,哈哈哈。世界和平是我每一天的愿望,但是生日愿望就希望父母健健康康吧,这样我就不会分心,可以好好地工作。

一个“非爆红”女演员的自嘲の日常

南都娱乐:你对自己颜值打几分?

焦俊艳:哎呦妈呀,这个问题戳中我了。这随着心情,我有时候睡饱了,我一照镜子,觉得今天真好看,有时候熬夜一照镜子,我觉得我怎么那么丑,就这样还能演戏,这个行业真是对我很友善了。

南都娱乐:是不是有人说你不是“电影脸”?

焦俊艳:因为没动过,我是从我妈那出来的,不是流水线上出来的,哈哈。

南都娱乐:大家觉得你挑剧本很有眼光,有什么独门秘笈吗?

焦俊艳:没有,看他们制片方哪个愿意用我。我作为演员,又不是出名的演员,其实就很被动,没有那么多选择权利去挑选喜欢的角色。每年有一些非常好的项目、好的剧本,可能我也想演,但是别人不一定会选择我。说我演的角色没有特别重复的,这不是我挑选的,这是无能为力。(当红的小鲜肉可能从五十个剧本挑一个?)对对对,我们可能就五个,或者你那个阶段就那一个合适。

南都娱乐:你有一种“不红”的危机感?

焦俊艳:我没有危机感,如果你红了你会有怕不红的危机感,你一直没有红过,永远都在谷底,永远都在爬山,有什么危机感?

南都娱乐:怎么会有在谷底的错觉?

焦俊艳:就你不在谷底也是在半山腰。其实我在剧组里也希望永远是一个新人的感觉,把他们都当作前辈,哪怕他们年纪比我小。我喜欢这种感觉,会让你一直好像还没有被淘汰,一直想要去进步。

南都娱乐:最近有很多小鲜肉演技之争,你对自己有没有小花旦的标签?

焦俊艳:我吗?(你觉得大家会怎么标签你?)花瓶,哈哈哈,这是我向往的方向。这辈子是没什么戏了,但是下辈子可以努力。

南都娱乐:你这辈子是奔着老艺术家的路线去了?

焦俊艳:我奔着老去的,跟我奔着艺术家去,这是两个不同的方向,哈哈哈。

南都娱乐:很多观众问想看你上综艺节目,为什么一直在拍戏不考虑别的呢?

焦俊艳:综艺节目不找我,我也想去啊!

南都娱乐:你会想去哪种类型的综艺节目?烧脑型的还是真人秀型的?

焦俊艳:我都不排斥,唱歌型的就算了,让我去砸场子了不是,除非它有这种专门给唱得不好的一拨人准备的。去真人秀或者烧脑的吧,但也没什么脑可烧,量也不太多,哈哈。尽量吧,如果他们找我的话。(要不在文章里给你打打广告?)哈哈哈,要说我便宜啊,不贵,物美价廉。